昆明调查取证_昆明婚外恋调查_昆明小三调查_昆明正规侦探公司
侦探
热线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电话:136-6873-9773
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
私人侦查 >>当前位置:昆明侦探事务所 > 侦探调查 > 私人侦查 >

昆明侦探社

文章来源:admin 时间:2022-05-16

昆明侦探社【五十多的明皇】十五六的过儿,还有逍遥游认识明皇时,我刚离婚,孩子已经好几岁。婚后依旧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我让前夫苦不堪言,他只想解脱,而我不忍看他那么痛苦,终是同意了。离婚之后,我们仍旧生活在同一屋檐下,前夫对我的冷暴力有所改善,我时刻做着复婚的梦,觉得一切似乎都在好转。那时的我刚博士毕业,在国内 TOP 2 的大学某平台工作,很清闲,资源也很好,我得以接触了很多属于国内天花板级别的企业家,

其中就有他。
认识明皇之前,我从没想过我会对一个大我 20 岁的人一见钟情,或许这就是宿命。认识他之后,我再没有真正喜欢过任何人。还记得那天,我去朋友公司,朋友说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,我们公司的大股东。然后我就看见了明皇,他穿着合体的西服,围着一条短短的围巾,
坐在办公室茶桌前的沙发上,器宇轩昂,面容英俊,鬓发如霜,端庄的西服和俏皮的短围巾,脸庞气质和满头银丝,一种异样的冲突之美击穿了我的灵魂。
我从没见过他那样的人,多年后我在总结为什么这样喜欢他时,我说,他总能打破我的审美期待,在我的认知范围之外给我惊喜。是啊,一直以为他穿西服的样子最帅,直到我看到他穿上赛车服的那一刻,就像西湖美景,看过一次又一次,然而每次再看,晴天雨天依然会被惊艳。那天的我穿了一件紧身洛可可风格的毛衣,高腰的月白色牛仔长裤,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挺直了腰背,侃侃而谈,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讲了些什么,只觉得在他的目光里,我开成了一朵粉红色的花。虽是冬季,我却如春花般绽放得烂漫优雅。
他加了我的微信,说谈谈业务如何开展。然而,我们好像一次关于业务的交谈都没发生过。后来我们又在朋友公司见过几次,私下里他约我见面,请我吃饭,我都没有同意,我太清楚见面意味着什么了。从小到大,追我的男人多到难以数计,之所以选择前夫,是因为他会觉得这是我魅力的一部分,从不会因为我的追求者众多而感到困扰。在认识明皇之前,我在火车上邂逅了一个男孩,就叫他过儿吧。当时过儿说他手机没钱了,想让我帮他充值,我便帮他充了。然后他要加我微信,说要把钱还给我,我便加了,只因他真的是长得太好看了,好看到我一个生了孩子离了婚的女人竟看着他想入非非。我们在同一个城市下车。几天后过儿来找我,我说请他吃饭,一路上只顾看他眉眼动人完全不看路,走着走着不知踩到了什么就要摔倒,他一把拉住了我。吃完饭,我又请他唱歌。后面他送我回酒店,扶我上床休息,微醺的我偎在他身上抬眼望他,他便再也受不了了……
从不得要领到无比彪悍,那时候的他只有十五六岁,比我小了快一倍,精力好得可怕,折腾得我一夜没睡觉。第二天我提议不能再继续待在酒店了,我们去外面逛逛。然而走了没多久我就腿疼又虚弱,路边刚好有一个私家影院,我提议去那里看会电影休息一下,小家伙也同意了。昆明侦探社然而看了没多久,他就又开始折腾我。过儿以为我只比他大几岁,后来他又找我,一起去海边散步,我独自看风景时,便有别的男人跟我搭讪,过儿见状走回我身边,男人很尴尬,问他是我男朋友吗,我笑道,他是我侄子。我们一起见过很多人,我都会介绍说他是我侄儿,看到别人惊诧的样子,我都能体会到小龙女的快乐。一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跟我在一起都会变成这样,只要我单独待着,总会有人跟我搭讪,所以我想复婚就得拒绝诱惑,不可以私下见明皇,有时间就老老实实在家带娃减少社交。
但是前夫并没有因为我的牺牲而变得更好,我们只有在孩子面前装恩爱,很快就恢复了他把我当空气的日常。于是有一次,明皇邀约我去他公司看时,我同意了。这时距离他第一次约我已经过去快一年了。他的公司在上海最贵的地方,竟然是一整栋摩天大楼。他带着我一层一层看过,一层一层往上走,员工们见他带着我无不惊异,纷纷收敛表情向他问好。那天我穿了一件低胸包臀的毛线裙,他说我一看就不是这个楼里的人,我问为什么,走了一圈发现这里的上班族穿得都很质朴,确实没有人穿成我这个样子。所以我想他喜欢我,也是因为我总能超出他的审美期待吧。我们在他 18 楼的办公室看高楼林立的财富风景,他从背后抱我,我没有拒绝,他引我转身接吻,我没有拒绝,他说“去我家吧”,我说“好”。他住在上海极好的地段,一梯一户的超大平层,后来他又带我去了他其他的豪宅别墅,但都不如这一次给我的冲击来得震撼。我体验着不属于我这个收入人群的奢华生活,审美期待再次被打破的同时,我彻底爱上他了。
他邀我出游,我把儿子交给婆婆和前夫,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旅程。机场的贵宾室总能遇到他的熟人,听他打电话谈业务动辄百亿,用股价估算客户身家。他带我去他儿时生活的城市,看他曾走过的路,和我在酒店房间的露台交融,一边享受身体的欢愉一边看漫天的星辰。后来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会留意那里的风景,觉得哪些我可能会喜欢,就会记在心里,找机会再带我去看。而我呢,在他的阵仗面前却常常生出矛盾的抵触情绪,明明很多风景很美,酒店很好,我却忍不住要挑剔一番。他会记得我说过的每一句话,惦记着我想去的每一个地方,带给我完全不一样的认知。回上海时,他说我可以到他那里住,然而我太想儿子了,宁愿跟前夫儿子婆婆蜗居在小小的出租房,也不愿到他那里住豪宅。
就这样偶尔去他家,偶尔出差时去外地陪他,他有些不满足,希望我能做他的助理,陪他打理全国各地的业务,这样就可以经常在一起。我依然舍不得跟儿子分开,拒绝了他。况且,在我们的相处中,如果在家吃饭,每次都是他做给我吃,我只在他忙得不得了时帮他洗过一次打高尔夫的球衣,我有自知之明,“十指不沾阳春水”的我绝对当不好一个好助理。时间到了 2020 年春节,我带儿子回娘家。因为明皇,我对前夫彻底没了任何期望,我们的关系反而又缓和了,他送我跟儿子上了火车,说会给我们买初三初四的票早点回沪。然而疫情爆发了,我宅在娘家带了好几个月的娃。疫情解封后,我觉得自己快要闷疯了,把儿子送回前夫老家婆婆那里,出去旅游了一圈散心。再回到和上海,我发现前夫已经找了别的女人,各个方面都不如我,我决定彻底离开前夫。而没上班,没日没夜带娃的日子也让我觉得受够了,我去了明皇那里,希望他能带我走,让我给他做助理。
可惜我们也是快半年没见,他对我的热情已经消退了许多,终是被他婉拒了。前夫帮我从家里搬了出去。之前无法回沪,平台的工作我已经辞掉了,领导给我保留了岗位,依然可以利用这个身份外出谈合作。于是我利用自己的资源,开始到全国各地合作项目,然而因为疫情,只有一些小项目落地,大的涉及政企合作的基本都被延期或者停滞了。我去了很多地方,也谈过一次恋爱,对方是个比我小 10 岁的男孩,叫他逍遥吧。我们在飞机上邂逅,他就坐在我身边,戴着口罩更显眉似刀裁,目若墨画,鼻梁高挺看起来像个混血,极其违和的是他竟拿了一本我从未听过名字的线装书读着。我问他在读什么书,他用他的学养给我打开了一个新世界。我们在一起了,虽然绝大多数时候是异地恋,但还是有过很多快乐时光,他会恨不得 24 小时陪我聊天跟我视频,每个节日都有礼物和红包,军校出身的他还有挥霍不完的体力,因为学校里没什么女生,我竟是他的初恋。
然而毕竟刚刚大学毕业,他每天上班之余只是喝茶看书,昆明侦探社我希望他能对自己的人生做一些规划和升级,考研也行,用自己的颜值口才学识在抖音快手做知识分享类视频也好,不要虚掷青春,可惜他除了爱我什么都做不到,我决定分手。刚分手时确实很不习惯,一个分秒相伴的人突然抽离,我几乎要失去理智跟逍遥说后悔,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过儿突然来看我了。我已经好几年没见过儿,原本 180 的他长到了 185 ,加上不输流量明星的颜值,挽着他的胳膊走在外面,虚荣心蹭蹭地膨胀。但是生活不可能像颜值看上去美好就够了,那段时间我非常忙,起早贪黑,回家只想睡觉。可是他白天睡了一天,晚上精神得要命。我没有心情做,他就死命缠我,抵不过只好从了他,却也依然没法睡,因为他还要玩游戏,声音关了,手指快速点屏幕的声音还是让我觉得吵。
于是我开始引导他读书,一开始还好,没几天他就烦了,晚上就去网吧包夜,我还是睡不着,担心他在外面会不会出什么事。带他去合作伙伴的直播公司面试,最终也是不了了之。过儿走后,明皇告诉我他要来看我,我开心极了。见他时我穿了件欧式复古的连衣裙,望着他刷地一下脸就红了。自从上次他拒绝带我走,一年多了,我就再没见过他,也很少联系,可是再见面时却发现,对他的爱,半分都没变那天晚上我有个很重要的饭局,是当地负责招商的领导宴请外地的大企业家,我带他同去,就餐的酒店恰好就是我们住的那家。真的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。他举止优雅,风度翩翩,谈吐低调,根本就没说几句话,但那天一起吃饭的所有人在他的光环之下都被秒成了渣。思来想去,我们只正儿八经一起参加过这么一个饭局,但是我知道,我彻底完蛋了我在这的项目还没有结束,因为疫情,我被困在这里,问他要不要在这个城市开个分公司,他说这里太小了。他说记得我说想接触直播行业,他帮我留意了,可以介绍我去某头部公司工作,我再次拒绝了。
他走了之后,我除了忙正事,桃花运依旧好到飞起,走到哪都能遇到喜欢我的人,时常一个晚上好几个饭局地转场,排不上的就请唱歌,每天都在喝酒,每天也都有不同的人送我回酒店,但我每次都是自己上楼,从不给这些人机会。这些人也都是成功人士,可我毫无兴趣,跟明皇一对比,无论哪个层面他们都被秒成了渣。决不当三的原则,小鲜肉又有了逍遥和过儿,我对男人们彻底失去了兴趣。半年后他又来看我,知道分别后我竟独守空房这么久,感慨道:“苦了你了,要不然你去 XX 市吧,我现在在那里待的时间会比较久,而且那里机会更多,你的社交天分也能派上更大用场,总是这样飘来飘去的也不是个办法。我再次拒绝,一如从前,固执又拧巴,不愿接受他的安排,不愿依靠他,又处处碰壁。有时候觉得自己的运气很好,想要的命运总能安排给我。分别后,又有一些或是家世显赫或是身价不菲的同龄人想要跟我交往,或单身或离异,虽然都是积极上进的工作狂,但也愿意花时间精力陪我,我没有太抵触,但总是差那么一丝感觉和运气。
过儿又来找我,这次我给他介绍了一个很有成长空间的工作,并且精心给他做了事业规划,马不停蹄带他见了很多朋友,其中女性朋友居多,大家都对他特别满意。但是这次我没有跟他住在一起。他很悲愤,第二天就离开了。4 月,昆明侦探社疫情严重得跟两年前有一拼,明皇说要见我,我终日惶惶,生怕疫情影响我们见面,我甚至用逍遥教我的奇门遁甲给自己起了卦,卦象是,能见,但会因为疫情困在一起。我暗叫不好,因为见面后的第三天我就要去外地做个为期一周的大活动,并且按照之前的计划,我还要去好几个地方把项目做收尾和推进。疫情时代,见面太难,从 20 年 5 月到 22 年 4 月,我跟明皇只见过三次,中间计划的好多次见面都因为疫情取消了,这次机会,我顾得那么多了,我决定去跟他相见,哪怕是飞蛾扑焰。

 

 
返回列表
电话:136-6873-9773 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
Copyright & 2009-2023 昆明擎天私家侦探调查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  深圳正规侦探公司